????这群强盗中有人眼尖注意到了聂飞的魔刀,当强盗头听到后,不很震惊,同时心里开始打鼓。

????“魔刀?”他看向聂飞腰间的刀。

????那刀鞘和刀把的样式,真的与画像中的一样。再看聂飞的容貌,也和画像有五六分像。不过聂飞看起来黑一点,都是海上晒的。

????强盗头心中惊跳,难道真是魔头聂飞?

????“看你们也是江湖中人,报上名来,若是相识我也不为难你们!”强盗头大声说道,声音里有微微颤抖。

????“我名聂飞。”聂飞道。

????这伙强盗齐齐吸一口冷气。他们真的遇上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聂飞!

????我们真是倒霉,每个强盗此刻心里都这么想。

????逃!

????都不用强盗头下令,已经有人转身逃跑。就算老大让他们不逃,他们也不会听。

????“快逃,是魔头聂飞!”

????强盗头子才想喊“风紧扯乎”,转眼就看到只剩他一人站在原地拦路。

????他慌中生智,对聂飞抱拳道:“原来是义盖云天,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聂大侠,失敬失敬。小的有眼不识高山,请聂大侠恕罪。小的这就为聂大侠开路。”

????强盗头说完,运功抬起拦在路中的树,将其移到路边。随后跪地磕头:

????“大侠放心,小的从此洗心革面,不再做这拦路的买卖。只求大侠放小的一条生路,小的感恩不尽。”

????聂飞本想杀了这伙强盗,谁想这些强盗听到他的名字,跑得比兔子还快。为了早点回去给蛇皮恢复功力,聂飞不想再多生事,挥手让对方离开。

????“驾!”孟青挥鞭打马,马车继续往前跑。

????“没想到聂兄弟在江湖上的名头这样响,只是报出名字,就能把人吓跑。”

????强盗头看着聂飞消失的背影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这次走运,捡回一条小命。

????至于什么洗心革面不再做拦路的买卖,不过是骗聂飞而已。拦路买卖是无本生意,又不辛苦,凭什么不做?

????这辈子,就是山贼强盗的命。

????要是再遇到聂飞怎么办?不会的,不会再遇到聂飞了,因为聂飞离死不远。

????刚才他为什么不跑,不是不想跑,而是他知道自己跑不过聂飞。那些手下喽,聂飞兴许不会杀。他这个当老大的,聂飞想要杀,必定先杀他。哪怕大家分散跑,聂飞也是首要追他。所以他知道跑没有用,只能赌。

????强盗头了现在知道自己赌对了,聂飞居然没有杀他。

????“不是说聂飞已经入魔,四处滥杀无辜吗?为何还会放过我?”强盗头想不明白。

????“聂飞,对不住你。虽然你放我一马,但你的赏金实在太高,不举报你我实在不甘心。有银子不赚,那是王傻八子蛋。就算我不举报,也有人举报。”

????“不行,我要快点,别让那些家伙先报官。举报聂飞行踪的赏金,是我的!”

????聂飞知道自己杀了任家家主,杀了东鹰帮、五元门和书香世家易家的长老,也许会惹上麻烦。这些事他不怕,但现在身上有蛟龙胆,他不想出意外。差点还忘了,龙家的人,他也杀了。

????为此,他没有过镇也没有过城,而是绕镇绕城而过。一路都平安无事,直到即将到达洛城,他终于被人拦在路上。

????这一次,不是强盗,而是众多武林人士、江湖中人和世家来人。

????聂飞看着这些人,心里不由奇怪,难道这些人知道我有蛟龙胆?

????不可能,蛟龙胆之事,只有孟青知道。孟青与他时刻不离,也没有理由泄露消息。

????看来,是蛟龙潭杀任家家主、龙家之人、东鹰帮和五元门长老,以及易家长老之事,让这些人联合起来。

????加上官府的人,应该是任家家主之事或者龙家的事。此地是幽州,龙家地盘。

????“你可是聂飞!”一身穿城尉服、长脸细眼的男子最先发问。

????“你是谁?”

????“洛城城尉龙洗山。”

????聂飞要进洛城找山七,那就是龙洗山的地盘。聂飞不想给山七带来麻烦,老实回答:“我是聂飞。”

????“聂飞,你可知罪!”

????“聂飞不知。”

????“苍月山脉蛟龙潭边,杀死任家家主和任家多人的凶手,是不是你!”

????“人是我杀的,却不是凶手。任家想杀我,难道我要伸出脖子给他杀?”

????“聂飞,你杀了人,就休要狡辩!”

????“狡辩?是你们也想给我安个罪名,好抢我手中的刀吧。我去苍月山脉蛟龙潭,与人何干,为什么这么多人跟来?如果任文韬在龙家好好坐着,我去杀他,你还可以来质问我。我在山里,你有什么道理质问我!”

????“那我龙家的人呢?是不是你杀的!”龙洗山问。

????“如果你说是苍月山脉蛟龙潭边的龙傲天龙傲和天叔等人,确实是我杀的。他们同样是想抢我宝刀,被我反杀。”

????“你若是再问苍月山脉蛟龙潭边东鹰帮和五元门的人,也是我杀的,他们同样想抢我宝刀。”聂飞干脆一起说出来,以免一个个问麻烦。

????周围的人中,就有东鹰帮和五元门的人。

????聂飞看向众人:“我就奇怪了,我在凉城分坛找蛟龙地图之事,原本只应天洪帮中几人才知,为何我到苍月山脉后,整个江湖都知道。而那地图上,根本没有什么蛟龙。到底是谁设计的阴谋,又是谁图谋的不只是蛟龙,还有我手中的刀。”

????“聂飞,你杀了这么多人,一句话说这些人想抢你宝刀,就可以推卸自己的罪行!”龙洗山说。

????“他们想杀我,我就杀他们,江湖从来就如此。今天你们来此围我,无非也是如此。你们不想杀我,我聂飞又岂会是滥杀之人!”

????一人突然跳出来,指着聂飞骂道:“好一个伶牙俐齿的魔头!你不会滥杀,在蛟龙潭死的一百六十七位江湖同道,他们也该死吗?他们有的武功不过内劲而已,只想去看蛟龙图个热闹,你为何要杀他们,还狡辩自己不是滥杀之人!”

????又有一个女人跳出来,指着聂飞骂:“你这魔头,还有脸说自己不是滥杀之人,还有脸狡辩别人想抢你宝刀。我问你,南珠城外蓝煌村的村民,可曾想抢你宝刀,你为何要屠尽村民,连老人婴儿都不放过!你还是人吗你!”

????什么一百六十七位江湖同道,什么蓝煌村村民,这是怎么回事?聂飞心中一惊,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对,事情已经超出他的预计,有人要陷害他!

????又有人跳出来,指着聂飞开口就骂:“聂飞,你……”

????聂飞一个狮子吼:“给我住嘴!”

????“我聂飞顶天立地,杀过谁自会承认!我在苍月山脉杀了任家家主任文韬带去的任家人,也杀了东鹰帮和五元门的人,还杀了龙傲、天叔他们几个龙家的人,蛟龙潭边我就杀了这么多人,之后我就离开苍月山脉前往南珠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