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缘生出刀,刀若雷霆,势劈天地,犹如盘古开天一般无光,瞬息闪现出无边璀璨,犹如惊雷一闪,带着雷霆之势向任意劈下。毫无破绽,圆融圆满,此一刀之威,带动天地,带动一切。

????任意自知无法去躲,也不能躲避。所以,任意动了,天魔琴不知何时已然在手中。只见任意手按琴弦之上,天龙八音之声仿若飘渺自九天之上而来,集聚成线,融合任意一式天魔手中最强一式天魔变,带着如魅般的姿态迎接上去。

????刀光闪过,琴声寂静,一切归于寂寞。任意抱琴旋身而出,顿时黄沙飞扬,任意只觉气息翻腾。许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,同时任意奇妙的发觉,莫缘生或许只出了一半都不到的力。

????不到一半就逼迫出了自己的全身之力,就连天魔琴也都用上了,任意不禁苦笑。身影猛然向下一坠,顿时,仿佛有股巨大的风罩一般,将漫天黄沙全部罩落压下,黄沙顿时消失不见。一众观看人等,心神具颤,何时见过此等威势,不禁被任意威势所迷醉。

????莫缘生微一点头,心中暗赞。自天道大会时,所见任意的第一面起,虽然未曾与任意交手,但是,明眼人都能看的出,若有机缘,任意决定能追赶上天道谱前十五位圆满境界的高手,若是破碎虚空,谁也不能肯定,就如同莫缘生自身。以入天道数百年,却依旧未能破碎虚空,这正是一直没有遇到一个契机,使他破碎虚空而去。

????任意半空折射踏步而回,尽管一击狼狈。身影却是潇洒无比,犹如闲庭漫步一般,自在潇洒,面容之上也无半点沮丧狼狈之色。看在莫缘生眼里,心中自是放下心来。当下但见莫缘生手中刀一舞,一式战神图录四十九式中赤雷三击,连环出手。

????但见刀划破虚空,带起一股惊天轰隆之声,仿若夜空惊雷,声势浩大。刀锋之上有蓝色雷电弥漫暴窜,任意面色一变,意识到莫缘生已经多加了一分力,以六分之力对战自己十二分之力。

????能对付这天下间最为盛名的鹰刀,只有自己手中天魔琴,任意当机立断,天魔琴带着似迷似幻。似真似假,似惊雷似狂风般的惊天之势迎了上去。

????鹰刀与天魔琴相击在一起,一股旋转扭曲之力撕扯开来,任意只觉意识一阵晕眩模糊,移花变施展而出,顿时空间更见扭曲拉扯,自鹰刀之上传来三道惊天之力,透过天魔琴,以奇妙的方式。加着天魔琴本身的惊天琴力,一同向莫缘生席卷而去。

????莫缘生大叫一声好,猛然再加一分力,以七分之力狂压而下。任意只觉一股巨力惊涌而来,忍受不住喷出一口鲜血,随鹰刀之势飘退百米开外。嘴角鲜血滴下,滴在白衣之上,面色阵白阵红,看地一旁欧阳雯大声呼叫。却被任意伸手制止。

????这一招,任意经脉疼痛无比,仿佛寸寸断裂,以入天人之境,能沟通天地之力。本以为站任何一个圆满高手的人,纵是不敌,也不会受伤。怎想今日莫缘生七分之力就已抵挡不住。若是下一刀,八分力,或是九分力的话,自己又会如何。

????“再接这最后一刀。”莫缘生出声道,直接将力提风到九分,却是想要看看任意极限在何处。

????这正是一招战神图录中的日月精华,仿佛一瞬间,将任意拉入一个奇妙境界。夜晚本就黑暗,虽然今夜月光明亮,但是一瞬间,属于太阳的光芒耀眼出现,刺的无数人等睁不开眼。而后仿佛天上的月亮也顺刀而出,与太阳相互融合,形成了一轮紫色圆日。就见这圆日顺着鹰刀的刀锋而出,仿佛圆日被安放在刀锋之上,散发着要样璀璨的万道光芒,一刀向任意劈下。

????圆日当空压下,任意躬身立与地下,双脚猛踏,天魔琴脱手悬空,寂静而立,不上不下,仿佛静止。任意双手猛然按在天魔琴之上,用处全身之力,向后拉动琴弦。瞬时,无匹内力通过天魔琴增幅数倍,形成八色混合而成的巨大指力。只见指力前方犹如箭头,呼啸射出。正如后射日一般,一箭射出,惊天动地。

????箭出,犹如惊雷般呼啸而去,天魔龙音手菁华悉数集入天魔琴中,向莫缘生所发那一轮圆日而去。后射日,能否成功。还是被那炽热地圆日所融化。

????圆日当头而下,迎向天魔琴所射那一道利剑,普一接触,就听轰隆一声巨响,相互停止不动,而后莫缘生鹰刀继续下压,圆日瞬间粉碎那彩色光箭,箭碎。圆日当头压下,任意再次拨动天魔琴,但见无数飞箭,指气,撕啸而出,射向那圆日。然而却丝毫不能阻挡圆日下压,圆日一瞬间摧毁所有飞箭指气,当头笼罩而下,任意被笼罩其中。

????随着无数惊呼声传出,任意天魔琴猛然当头抵挡而上,一股巨力自鹰刀呼吸而下,任意只觉大脑一震,双脚被猛然压入沙下,然后整个人猛然下陷,大地轰隆一声,翻裂开来,以任意和莫缘生两人十丈距离之内,出现了一个巨大圆坑。但见莫缘生犹如惊天巨人,凌空静止,鹰刀带着漫天火红烈日之光芒,劈在天魔琴之上。而任意则身险地下,只剩胸口之上,双手高举,天魔琴散发着一股漆黑煞气,浓烈无比,抵挡着鹰刀的惊天一击。

????任意七窍流血,体内经脉寸断,此时此刻连开口说话也不能,当下,那一股巨力通过天魔琴冲破自己的内力向体内呼啸而出。任意突然收到一股意念,却是莫缘生要他认输,只要认输,莫缘生自会立即收手。只因这一招之势一直到此时也未曾完,所以不算一招。

????莫缘生心中也是后悔无比,见猎心喜,却是施展了九分力,让他也没有想到的是。手中鹰刀在遇到天魔琴之后,竟然兴奋异常,虽然他以入圆满之境,但是,鹰刀的反常,那带着破碎虚空一般的奇妙力量,竟然也连他也影响到。待到这一地步时,方才心中大惊,虽知这天道之兵鹰刀并不会反噬,也不会伤害到他。内心也同样感到一阵心惊。

????果然,鹰刀与天魔琴正如绝世好剑和绝世魔剑一般,是天生的对头。任意自是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是感受到天魔琴那呼吸而出地彭湃之力,以融合了天龙八音的天魔龙音手施展而出,竟然比往常威力还要大上几分。天魔琴并不是不敌鹰刀,而是任意与莫缘生之间差距巨大。

????突然。莫缘生身体一阵,一股极为玄妙之力将莫缘生送出百米开外,一股仿佛虚空黑洞一般的光芒自鹰刀之上散发开来,同时天魔琴之上也散发出一股圣洁与嗜血对立的力量,呼啸开来,顿时扑天盖地一般与鹰刀之上的玄妙气息交缠在一起。

????身在地中的任意有苦说不出来,一旁的欧阳雯雯想要上前,却是被一股历来那个排斥在外。就连那莫缘生此刻想要上前,也是仿佛感觉到整个天地就在

????面前。使得自己无法踏前一步,若要上前,就仿佛天地的感觉。

????—

????突然,天魔琴光芒一盛。仿佛八道闪电一般,天魔琴之上八道光龙冲脱而出,鹰刀之上也同样冲出四十九副图画来。八道光龙与四十九副图画相交一起,然后席卷数百丈地范围,那股惊天动地地气势,使得所有人都退后千米之外。

????莫缘生面色无比惊讶的看着那四十九副图,只见图中画面接连闪现,一副副犹如战神般的身影,极为玄妙地出现,然后消失。同时那八道不通颜色的龙。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,或霸气,或豪迈。或诡异,或魅惑,各不相同,不但如此。八条光龙,随着身影的不断变换,竟与那四十九副图相交相缠,越见激烈。

????远处无数观看之人,修为低下地一看之下,各个只觉目眩神迷,吐血而出,闭目不敢再看。吸收了任意武学意境的欧阳雯雯,虽也痛苦难耐,却是因为关注任意,勉强抵挡,却是一丝不露的看入眼中。

????莫缘生心中激动无比,战神图录自己只学会四十七式,最后两式并未悟通,如今四十九副图同时齐出,却是给了他这样一个机缘。瞬时天地仿佛不在如原先那般神迷,莫缘生若有所悟,身影仿佛虚幻不实,突然,在一阵玄之又玄的气氛之中。一轮黑色圆日从鹰刀和天魔琴的中心开始扩散开来,黑色的圆日外围有着一层白色地耀眼光芒。

????当圆日扩散到莫缘生身前时,莫缘生猛然睁眼,身形竟然化成鹰刀,一刀劈向夜空,但见夜空一阵扭曲,一道光芒扩散开来,莫缘生身影仿佛虚幻般出现在虚空之中,注视着底下的任意。伸手一挥,一道无形刀气透过圆日,钻入任意体内,然后莫缘生身影一转,原本实在的身形,突然变大变虚,耀眼地白光和玄妙的气息瞬时扩散开来,整个天朝内外,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受到这一股奇妙的气息。

????皇宫内地武皇猛然站起身来,身影一闪,出现在皇宫之巅,出神的看着域外沙漠之地,神情激动,久久不语。皇宫另一处,身穿红衣的帝红颜,和身穿白衣的剑如玉,突然出现在紫荆陈之上,两人同样注视着域外沙漠之地,神色沉静,帝红颜背后所背金剑猛然散发出一股无比霸道的金色气息,冲天而起,顿时,整个皇城内外,都看到了这一道冲上天际的金色剑气。随即,一道白色气息,冲天而起,与金色气息相互交缠,不相上下,竟是共同冲破天际,似是在表达着什么。

????蜀山之巅,玉观音,花想容,看着皇城之处所射向虚空的两道剑气,面色大变,同时目光看向域外沙漠之处,却是久久不语。

????少林之内,忘我僧猛然睁开眼睛,身影一动,出现在少林之顶,看着域外沙漠,久久之后叹息一声道:“我身怀如来神掌此等旷世绝学,也未曾破碎虚空而去,莫兄却是先我一步,唉。可喜可叹啊,以后却是无法与莫兄一较长短了……”.

????+.,,下,白启。月伐,独孤神秀,段嫣非……所有一切天道高手,都目光注视着域外沙漠之处,与皇城之处,许多天道高手心中都在猜测着,到底是何人破碎虚空而去……

????忘我僧知道是谁。帝红颜知道是谁,剑如玉知道是谁,战天下知道,花想容知道,莫阑珊知道,因为他们都以入圆满之境,都感受到了那一道破碎虚空而去的人到底是谁。

????“莫缘生……”

????“战神图录……”

????“鹰刀……”

????“他竟是第一个破碎虚空而去的人……”

????莫缘生的身体渐渐扩大,然后消失不见,那一股奇妙地气息完全消失不见。一众人等心神剧颤地看着消失与夜空中的莫缘生。不禁泪流满面……曾几何时,他们这些域外沙漠,一个小镇中地人竟然会如此幸运的看到这样的战斗场面,看到如此惊世骇俗的破碎虚空的场面。但是。他们看到了,那一瞬间的感悟,那一瞬间的美妙,他们终生无法忘却。

????此时此刻,天龙八音与战神图录相交的力量,使地任意经脉寸断,精气神处于一种空旷状态。内力丝毫不见,然而,突然间一道无形无质的庞大精神烙印和气息出现在任意心中,任意瞬间便知道这是莫缘生的气息。是莫缘生在帮助他。

????只见这股气息仿佛是星星之火一般,带着无尽的生的力量。任意猛然吼叫一声,这一声吼震颤天地。犹如龙吟,这一声吼,表示出任意此时那无边的痛苦。正是此时,夜空中的八龙与四十九副战神图,猛然犹如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,自任意身体钻入,然后只见任意面色瞬息变化不停。

????眨眼间,外面游离地庞大无匹的力量开始疯狂的向任意聚集,任意表面之上瞬时布满银色丝线,银色私下以极快的速度增加着,瞬息将任意包裹住。然后无比疯狂的吸收着天地间的力量,随着外面的吸收。此刻的任意,意识之中,却感悟到四十九副突然出现的战神图录,与八道巨龙,那鬼神难测地力量和变化。一瞬间,任意便明白了过来。这正是战神图录四十九式,和八式真正的天龙八音。

????以前所学天龙八音,不过只是皮毛,如今方才是真正精义所在。任意瞬息掌握天龙八音后,又看那战神图录,一式式领悟,直到最后第四十九式破碎虚空下,方才因未能真正领悟,而醒了过来。同一时间,任意察觉到体内内力滂湃无匹,无法想象。仔细一看之下,天蚕神功的九道经脉,以前打通了三道,如今竟然一瞬间打通了第四道,第五道,第六道,第七道。还有最后两道尚未打通。

????此时此刻,外面所有的人见到一个巨大地银色蚕茧不断旋转着,先前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吸力,纵是所有人在千米之外也都能强烈的感受到,所以不敢上前查看,待到吸力完全消失后,正要上前时,却见那蚕茧犹如心脏一般,剧烈的跳动几下,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,蚕茧碎裂开来。任意**着身子,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????只见任意全身仿佛散发着淡淡的柔光一般,给人一种飘渺不实的感觉。一眨眼后,所有人眼前一花,就剑任意与远处的欧阳雯雯消失不见。所有人等方才从震惊中回复过来。

????就听落日虎无比激动的说道:“我看到了,看到了莫缘生破碎虚空而去,看到了任意破茧而生,他一定是进入圆满之境了,从今天起,我落日虎也要立志做一个大大地英雄……”

????此时的任意身传白衣,身旁坐着欧阳雯雯,两人正盘膝坐在鹰王背上。但见任意抚摸着手中鹰刀,此时的鹰刀看起来极其普通,并无特别之处,然而任意却感受到那股生命相连地感觉。同样,天魔琴也是如此,仿佛与天魔琴之间也同样有这血脉相连的感

????纵是任意也不曾想到,战神图录四十九式自己竟在那样的状态下同时学到。鹰刀会在那样的状态下得到。莫缘生也会在那样的情况下破碎虚空而去,究竟……破碎虚空到什么地方去了,任意心有叹息……

????也未曾想到会在一瞬间因为两股无匹的力量,乃至来自莫缘生地帮助,以及天地间的力量。一瞬间破茧而生,回复到最完美的状态。而且,稳稳进入圆满之境,感受到了与人天之境不同的境界。此时此刻,夜晚在任意的眼中虽不如白日那般明亮,却已经感受到了不同的天地。那种极致的玄妙,一直保持着,天地间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和谐,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,没有丝毫缺憾。有缺憾的。是人地眼睛,思维,有着缺憾而已。

????欧阳雯雯有着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,在看到莫缘生离去的同时,在感悟到战神图录和天龙八音那种极为玄妙的境界同时,欧阳雯雯一瞬间被强行带入到了莫缘生那破碎虚空时的境界当中,虽不完全。却是体会到了天人之境的境界,在任意那一瞬间的感悟中,欧阳雯雯无比幸运地踏入人天之境,心中已是感悟不同,粗浅的感受到了天地的伟大,以及对破碎虚空的追求。这种强烈的感觉,虽然并未超越对任意的感情,却是也使的欧阳雯雯一瞬间有了目标。

????任意并未直接去蜀山,而是到了谷内草远处。将正在奔驰的虚空唤来。看着虚空那无比健美的身形,任意却是猛然心神一动。抬头看向天空地鹰王,然后想到了凌云窟。然后将欧阳雯雯抱入怀中,两人共同骑马。奔驰草原之上。而后任意那无匹圆满的内力透体灌入虚空体内,改造着虚空的身体,使得虚空的身体更见强健,原本就是马中之王地虚空,此时在改造之后,双蹄带风,仿佛离地而起一般,既稳又快。

????眼前虽有山,却剑虚空四蹄一踏,犹如平地一般。跨跃而上,快若闪电。犹如一抹白色闪电,任何险要都无法阻止虚空的脚步。虚空犹如脚踏神风。一路之上如闪电般而行,一夜之间跨过数千里之地,到了凌云窟前。

????一路之上,无数江湖人士只见面前一闪,一道白影闪电而过,再看之时,只能看到一抹尾影。一时间江湖之上传言四起,未等传言完全传开之时,第二天一早任意就已经到了凌云窟。

????看着面前的凌云窟,想到当初凌云窟中对火麒麟的害怕,如今哑然失笑。当下在许多凌云窟下镇内闻讯敢来的人注视下,任意骑马环抱着欧阳雯,略一拍虚空。就见虚空马蹄一踏,犹如一阵风般,一踏尽十米的距离,如风般轻巧上了凌云窟。

????无数围观人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带确定所看真实之后,各个嘶声尖叫了起来。此等神马,何处可见。此等神马,如今出现在众人面前。虽不如那凌云窟中的火麒麟一般能凌空而踏,但是踏山路犹如平地,过直壁犹如飞舞,如此神马,却是天下独此一个。再看任意与欧阳两人那犹如完美的身影,一众人等竟然升不起丝毫妒忌之情。仿佛一切都是正常一般。

????以入天人之境的欧阳雯雯,如今容貌犹如锦上添花,气质神韵已然彻底显现,虽依旧比不是帝红颜,玉观音那等完美容貌,却也有着自身地特点和美丽。却也美的惊心动魄,使人不忍移目。

????众人不知道任意要干什么,为什么骑马进入凌云窟。那火麒麟的威猛,只有进入天道境界地人天高手方才能有资格一拼。纵是天榜境界的高手,如当初的聂狂,也都不敢多呆,只能悄然取过血菩提后,凭借这自身的轻功离去。只是,昨夜之事纵然传的再快,也不可能有人在这个时候知道任意已经踏入了圆满境界。却是丝毫也不怕火麒麟之威了。于是,当下就见两人骑马而入。而不多时,已经有更多的人赶到凌云窟外,却是听到了任意与欧阳雯雯两人骑马而来的传闻。敢来看看两人到底要做什么。

????凌云窟内的血菩提,大小不依,可增加人数十年到数百年的内力不等。所以一直以来,尽管许多人功力不足,却也要一试运气,若真能得到一颗血菩提,就能少去数十年的奋斗。只是火麒麟太过恐怖,往往大多数人一见之下就心神胆颤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就更别论去取血菩提了。

????凌云窟内无比炽热,任意与欧阳雯雯自是不惧。然而虚空却是烦躁起来。虽然经过任意的大力改造,到了极限,能耐住炎热,但是虚空本是不怕寒,怕热。此时来到此等上百度的高温地下,越深入越热,虚空已然是不耐。任意内力转换为天霜气,顿时一股霜气弥漫,化作冰寒雾气,笼罩虚空和自己两人。继续向下而去。

????不多时,仿佛凌云窟内的火麒麟感受到了外来地气息,随着一声惊天怒吼,任意也到了当初与聂狂所来到的地方。只见内中大厅内,火麒麟犹如魔神一般站在血红巨台之上,脚下庞大的大厅内无数尸骨与兵器,而火麒麟身下血红凹凸不平的巨石上。却是长满了无数散发着火红光芒,大小不已的东西。那正是血菩提。

????任意对身旁欧阳雯雯说道:“我对付火麒麟,你收集一些大的血菩提,改造虚空和鹰王就全靠这东西了。”

????欧阳雯雯点头,却也不担心任意,而是下马,虚空虽然已经被任意改造过,但此时见到火麒麟那犹如魔兽般的身影时,那全身散发着炽热烈火的猛兽时。却也是身体颤抖,烦躁不安。任意拍了派虚空的脖子,一股无匹的内力输入虚空体内,方才使地虚空安静下来。

????仿佛火麒麟也感受到了任意的厉害。撕啸几声后,也不见扑上来。任意身影一闪,真气化作飞刀,向火麒麟射去,火麒麟瞬时暴躁起来,入一道巨大烈火,呼啸向任意扑来。任意不退不避,反而迎了上去。瞬时,但见任意身影如风,无比冰寒的气息向火麒麟席卷而去。战在了一起。而欧阳则身影一闪,到了血台之上,按照任意所交代。专挑大的血菩提,眨眼间就挑选了二十余颗。

????火麒麟咆哮出声,向欧阳雯雯扑来,却是被任意阻挡住。欧阳雯雯回过头来,按照任意所说,将一颗最大的须菩提喂给虚空。但见虚空吃过之后,全身散发出一道道血红气息,全身**猛然急速暴增,身形也暴增许多。肌肉更见健美。只见虚空嘶叫数声之后,双眼红光闪过,入风般闪过之后,却是身影到了那血台跟前,一口一个血菩提,接连吃了十几颗,方才停止。

????在欧阳雯雯错愕注视下,任意身影一卷,神风动夹杂着无比冰寒的气息将火麒麟踢出数十米,然后身影跨坐虚空背上,抱这欧阳雯雯,一拍虚空,虚空长撕一声,猛然脚下生风,如一道流光一般,向凌云窟外而去。

????火麒麟咆哮转过身来,口中吐出无数火弹

????而出,然而虚空本是以速度见长,如今吃过十几颗血内力量只化解不到百分之一,奔跑之间越来越快,眨眼间已经除了凌云窟,然后在无数人的注视下,虚空猛然凌空虚踏而出三十多米,然后凌空在踏,轻巧落地。那火麒麟高空同样扑下,却是被任意指挥虚空向海面而去。到了海上,但见虚空犹如踏水而站,不断撕啸,仿佛无比兴奋,却是也不害怕火麒麟了。那一身用不完地劲,此时使的虚空犹如风一般,四面八方不断奔跑。而那火麒麟在见到海水之后,却是一阵退缩。猛然目中红光一闪,转变方向,向那些观战之人扑去。

????任意大惊,一拍虚空急忙追上,脚下生风,将火麒麟席卷而回,卷入海中,但见大海瞬时被蒸发出无数蒸汽。火麒麟似是被任意打怕了,火弹接连喷射而出。任意以海水为体,神风动席卷而出,铺天盖地之势向火麒麟席卷而去。若说火麒麟最怕的就是水,往往海谁涨潮之时,水淹凌云窟之时,就是火麒麟最为烦躁,脾气最大之时。如今任意以入圆满境界,为了虚空,本不愿伤害火麒麟,却也不想让火麒麟伤害众人,所以只能制止,并使火麒麟退去,平息下来。虽然自己抢夺是错,但任意想到当初传鹰跃马横空,破碎虚空而去,不禁心中激动无比,便先以天道圆满的自然之力改造虚空的身体,然后方才想到血菩提,借血菩提之力增长虚空的能力。可行到是可行,却忘了火麒麟那暴躁的脾气,如今交手之间虽然不怕,却也怕自己走了火麒麟会屠了山下小镇。如此以来,自己这个恶人恐怕完全就会被所有人认定落实了。

????一番交战之下。火麒麟身上被任意包裹了一层坚实的厚冰,想来也意识到自己此刻只能吃亏,火麒麟咆哮一声后,极其愤怒的跃上凌云窟,而后对着所有人咆哮数声后,方才进入凌云窟内。只是任意没有想到,自自己此次去后,以后再有进入凌云窟想要获取血菩提地人,却通常都死的极为悲惨,这也间接的使任意遭到许多人的咒骂和抱怨。

????如今虚空身影巨大。站起身来已经有一人之高,任意一拍虚空,虚空踏山而行,眨眼间消失在所有人地面前。一路之上,任意帮助虚空化开全部血菩提之力。使的原本虚空就极为快速强健的身体,此时更过强健,纵是宝刀划过皮肤。也只能留下一条印记。而飞奔之下,往往犹如虚空而行,一步跨过数十米之远。却是极为骇人,剩余血菩提,任意以同样的方法改造鹰王,于是,鹰王那本就巨大的身影也更见巨大,翅膀坚硬如精钢,两爪更是轻松可抓石。速度更见快速。

????当任意到达蜀山之下时。已是几天之后,域外沙漠的消息方才传入天朝内外,所有人等方才知道莫缘生破碎虚空而去,任意已经破茧化蝶。踏入圆满境界。随后又有凌云窟之事传出,任意声名已经到了顶峰,同时虚空那无与伦比地身影也已经被列入火麒麟那等猛兽的行列,同时被列入此一行列的还有鹰王。

????一路之上,蜀山上下人数众多,任意也不易容,而是与欧阳雯雯骑马飞踏而行。所有江湖人士在见到此等情景之后,惊讶无语,却是冲击了自己的想象。当虚空一路如平地一般踏上蜀山之巅之后,在所有人地注目下。在任意气息的推动下,所有人自然而然的让开一条路来,虚空就在所有人无比惊讶地注视下。凌空跨越,六十米的距离眨眼既过。然后但见虚空一个个跨越,直到身影消失不见。

????无数人等,诸如天际流等人,面色苍白,怎能想到,自己以入天榜境界,却是连这一匹马也不如。纵然消息先一步传入耳中,纵然知道这一匹马身为异种,但是,又有谁曾见过能够跨越数十米乃至一两百米距离的马。

????只是众人却不知,纵然虚空再厉害,也不可能跨过百米,只是任意如今以入圆满境界,以自身无匹内力相助之下,虚空自是犹如长了翅膀一般,自然轻松跨过。这却是所有人想不到的。

????进入踏天阶之后,任意也不理会其他人什么想法,而是直接驱马进入了踏天阶内。然后任意见到了帝红颜,玉观音,剑如玉,乃至其他一些天道高手,同样,聂狂,步名心,剑霸天等人,任意也都一一见到。

????所有的人在见到任意后,各自都很惊讶,同样,任意也是无比惊讶,因为任意看到了众人手中的兵器。而所有的人也见到了任意身后的鹰刀,想起江湖这几日的传言,众人脸色无比古怪,一是暗叹任意地机缘,二是许多人眼热任意身后的天魔琴和鹰刀。只是碍于此时任意圆满境界的身手,却也有着顾虑。

????再看虚空那巨大且无比健美的身躯,几乎所有人都目中一亮,不敢相信世间会有此等神俊马匹。同时想到任意之前去过凌云窟,必然是去过血菩提,方才有了眼前地虚空,一些人等竟也打起了凌云窟的主意。

????任意心中却是好笑不已,火麒麟如何自己最为清楚,纵是以入圆满境界的高手,若没有自己这等绝世的轻功,却也讨不了好。任意当下与欧阳雯下马,目光扫过众人,然后解下天魔琴与鹰刀说道:“既然神兵已经聚齐,不如我们这就动手吧。”

????任意手拿鹰刀和天魔琴。帝红颜手拿皇剑。剑如玉手拿天剑和英雄剑。玉观音手拿乌金血剑。碧秀君手拿割鹿刀。只见步名心拿绝世好剑,步名心身旁一位男子拿一把与绝世好剑相同的剑,任意知道那定是绝世魔剑,只因剑上传出一阵极其血腥也邪恶的气息。断天邪手拿火麟剑。龙涵灵手拿玄铁剑。郭龙手拿屠龙刀。狂手拿雪饮刀。独孤神秀手拿无双剑。袁青城手拿碧血剑。浪无声手拿覆雨剑。柳红眉手拿倚天剑。夏修亦手拿金蛇剑。孤呈心手拿七绝旋风剑。

????任意没有想到,那一直未曾出现的玉观音竟然有乌金血剑,当初沙流谷中得到乌金血剑的并非是女子,而是一个男人。如今乌金血剑竟然出现在玉观音手中。而那一直未曾出现过的割鹿刀却竟然在同样神秘地碧秀君手中。更让任意好奇地是,狂。岳战等人是如何找到这些人的。是如何让他们都前来这里的.

????(|是武皇叫来的,至于武皇为什么叫他们来,我也不知道。”

????任意一愣,心想恐怕也只有武皇能做到这件事,只是武皇既然叫众人前来,为什么自己却不在。突然猛然想到剑如玉,看向剑如玉,只见剑如玉开口说道:“是红颜姐姐说动武皇。要解开这个迷。真正出力的恐怕也就只有你一人了,只是我没有想到,你竟然促使莫缘生破碎虚空而去……”

????帝红颜,剑如玉,玉观音,花想容,莫阑珊。龙涵灵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

????任意尽管以入圆满境界,却已然大感不是。当下任“不若我们先看看那踏天阶到底是怎么回事,其他的事以后再说。”

????众人点头,任意当先向黄金楼而去。到了跟前,任意取出天魔琴,将其放入凹槽之中,然后将鹰刀也放入凹槽之中。随后帝红颜上前将那犹若黄金般耀眼闪光地皇剑放入凹槽。又有剑如玉将天剑与英雄剑放入凹槽。随后郭龙。龙涵灵,玉观影,孤呈心等人分别将倚天剑,碧血剑。覆雨剑,七绝旋风剑,金蛇剑,乌金血剑,等所有神兵分别放入凹槽之内。

????一切放妥之后,所有人等心中无比激动。等待着那未知事物的到来。欧阳紧紧握着任意的手,任意同样如此,其他人等,目光也都深深注视着那六道踏天阶。突然,整个黄金楼放射出无比耀眼的金色光芒来。与此同时,那扇黄金门上的六道图案,以及那十九件神兵。纷纷散发出各种不通的光芒。

????突然,吱呀一声,大门打开,从内中散发出无比耀眼的金光,整个踏天阶所在地踏天峰被金色光芒完全笼罩住。同一时间,蜀山之上数万江湖高手,各自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无比耀眼的光芒,心中焦急无比,想要知道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而身在金光笼罩内的众人,同时感觉到一股仿佛开天辟地的力量,然后在无比刺眼的金光下齐齐闭眼。当所有人感受到那股力量消失,睁开眼睛时,却是眼前景色一变,出现了无数画面。画面之中不时闪现一些奇兽异兽,以及许多施展各种不同有异天朝武学的人,还有许多不同的山川城市,不同模样容貌的男男女女……

????一道声音同时响起:“当神兵齐聚,虚空之门完全打开,破碎虚空地世界完美重现,主系统将被真正启动,你们将迎来另一个精彩的旅程。”

????黄金楼的大门消失不见,看着满地的神兵,每个人在众人地注视下都只拿回了属于自己的神兵,当任意取回鹰刀和天魔琴之后。只见帝红颜,剑如玉,花想容,幕阑珊等人的目光依旧注视着他。任意尴尬一笑,看向那打开的门,只见里面充满了金黄色的雾气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任意犹豫了一下,长啸一声,但见鹰王自高空飞下,虚空也踏破走上前来。众人见到鹰王那无法想象的身影,各个目光神情各不相同。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任意拉着欧阳雯雯,骑上虚空,鹰王那巨大的身影在任意的呼唤下落在了任意手上。然后,虚空慢慢踏步而前,进入了黄金楼那无比巨大的门。

????自任意进入黄金楼之后,许久之后,所有人再未听到一丝动静传出。仿佛任意已经完全消失一般,看着那弥漫着金黄气息般地黄金楼。让狂等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,一道曼妙的身影闪过,花想容地身影已然消失不见。众人哑然,却是依旧犹豫不觉。

????一旁的聂狂突然哈哈大笑一声,看向步名心说道:“任兄弟都打头进去了,我等还要如此胆小吗,既是如此,那我就先进去了。”

????说完后,聂狂如风一般进入楼内,没有了身影。步名心微一摇头,微微一笑,却也不理会众人,背着绝世好剑进入了楼内。随后岳战叹息一声,也是进入楼内。莫醉酒喝了一口酒,打了个酒嗝,也是一头进入楼中。剑霸天摇头苦笑,跟着进入。

????郭龙抚摸着手中屠龙刀,略做思索,转身而去,一路没有回头。随着郭龙的离去,一种天道高手瞬间离开了一小半。而帝红颜,玉观音,剑如玉,幕阑珊,龙涵灵,碧秀君等一种绝色女子却也都未曾离去。

????这时,幕阑珊突然向身旁龙涵灵说道:“妹妹要进去吗,你我作伴如何。”

????龙涵灵点头,然后两人手拉着手进入了楼内。

????剑如玉眉头一皱,看了一眼帝红颜和玉观音,略一犹豫,也是进入楼内。

????随后,踏天峰上一阵寂静,许久之后,一直沉静的帝红颜,一收手中皇剑,缓缓踏入楼内……

????玉观音恒久未变的容颜突然一变,身影飘舞,轻飘飘的进入金楼。

????数日之后,江湖传言,踏天峰之上,数十天道高手聚集十九件绝世神兵,打开代表这踏天阶的黄金楼。进入其中的有任意,欧阳雯雯,帝红颜,玉观音,剑如玉,幕阑珊,龙涵灵,聂狂,步名心等高手进入踏天阶,未曾归来。这一事件使的所有人等心中诧异,不知那踏天阶到底是什么,究竟通向哪里。

????又数日后,郭龙带着屠龙刀进入踏天阶,未曾归来。其后又有数位天道高手进入踏天阶,同样未曾归来。至于暗处是否有其他高手进入踏天阶内,并未有人知道。只是,这一切的一切都似乎透着一股诡异且出奇的气息。江湖突然沉静了下来,天道高手的不断消失,使的那些沉寂已久的天榜高手开始称霸江湖。而江湖中各大势力,以及门派开始了又一轮动乱。

????谁又曾想到,此时此刻,一众消失的天道高手,连同现实中的身体也消失不见,只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引起轰动,而是被人暗地里给压制了下来。而这个人就是炎黄星武皇帝俊。此时此刻武皇却是叹息一声道:“我没有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,这些人的离去是必然的,只是他们到底去了哪里,红颜……她到底去了哪里……谁能告诉我……”

????PS:踏破虚空第一部结束,所构思第二部的情节无法与第一部直接相连,本质上就有差距,请各位朋友见谅。因为许多人未必会接受第二部的突然转变,所以第二部会以新书的形式写下去。并且第二部会直接脱离虚拟,完全现实,不会有半点虚拟的情景出现。进入一个大综合的时代。第二部不会以网游的方式写,也不会单单是武侠类。或许这个结尾并不好,但是对于第二部的开始我想应该是最好的。或许踏破虚空欠缺太多,但是对于这个武侠梦的塑造,我已经尽力了。

????不知道有没有朋友想哭,总之我想哭,由于我自身眼睛的问题,造成了许多遗憾。从学佛后本来已经决定纵然继续写书,也不宣扬杀戮,邪淫,邪见,免得祸害了许多意志薄弱的朋友,使他们SY或犯错。历史上很多宣扬**和杀戮的作者,后代都是非聋既哑,家道败落,转不过来。现代这样的列子更多,看书年代长一些的书友必然都知道以前写**的一些作者,好好去观察一下,你就会发现,他们的下场,变化,和生活中到底如何。自己好淫,所娶之妻必然不会如意,纵然如意,长久之后也会因为你的好淫而惹出许多事来。所以我以后纵然写书,也不会宣扬邪淫和杀戮,请朋友们见谅,一是对自己负责,二是对看书的朋友们负责。